第十三章 课堂交锋 - 太古战神

第十三章 课堂交锋

今天是开学第一课,新生们情绪饱满,唯独萧羽。 昨夜他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导致整个人非常疲惫。 来到教室的萧羽,随便找了个座位就埋头大睡。 开学典礼也睡,开学第一课也睡,精英班中的学子,对萧羽越来越轻视。 “哼!昨天看你小子这么硬气,现在整个人如同烂泥一般趴在桌子上,是向我认怂了吧?”“算你小子识相,敢跟我抢女人,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呼延锋瞥了一眼正在呼呼大睡的萧羽,嘴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没有人敢跟自己抢女人,凝儿那冰山美人,迟早是自己的。 呼延锋的眼神一直盯着教室门口,等着那道美丽的倩影坐到自己身旁。 果然,令呼延锋朝思暮想的美人终于出现了。 今天的凝儿,换了一套鹅黄青丝裙,比昨天见她时更加惊艳。 她手中拿着一个镶着琉璃晶的饭盒,并没有直接走进教室,而是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找什么人。 凝儿眼神一亮,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呼呼大睡的萧羽,她迈着轻快的步子就走到了萧羽面前。 “你好,能把你的座位让给我吗?”她对着萧羽身旁一学子说道。 冰山女神竟然跟自己说话了,那名学子大脑一片空白,结结巴巴的说道:“能……能。” “谢谢!” 凝儿温柔的对学子一笑,学子离开之后,她毫不客气的坐在了萧羽旁边。 这一幕让呼延锋看到气的咬牙切齿,下一幕更是让他崩溃。 凝儿把手中的饭盒轻轻的放在了萧羽的桌子上,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点了点萧羽的肩头说道:“萧羽,我给你做了便当,你快趁热吃吧!” 萧羽昨夜跟自己治疗,此时压制住毒素的冷月凝浑身舒畅,作为回报,她为萧羽亲手做了一便当。 看到这一幕的不止是呼延锋,还有课堂中的所有学子,他们嫉妒的眼神都快要把萧羽给杀死了,这小子究竟有什么好的?冰山美人竟然给这小子做饭。 “困,别打扰我,什么事情等我睡一觉再说。”萧羽头也不抬的嘟囔道。 我靠!! 冰山女神给这小子带早饭,竟然还被他拒绝了。 萧羽的这句话,都快把在场的少年气的吐血了。 “好的!” 凝儿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不快,相反她心中还有些窃喜,因为萧羽并没有说拒绝她亲手为他做的早饭。 “妈的,既然胖子给他的教训还不够,老子亲自来。” 看到这一幕,呼延锋再也按耐不住,猛然间站了起来。 就在他要去找萧羽麻烦的时候,上课钟声响起,他只得按捺住心中的怒火,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呼延芳走了进来,她原本是内院讲师,要不是自己侄儿呼延锋,她才不会来外院讲课,她极其高傲,目空一切。学子也是极其崇拜的看着她,毕竟她是十个个班级中唯一一名拥有金牌头衔的讲师。 课讲到一半之时,眼角微微扫了一眼台下,她很满意,这些学子用崇拜中带有狂热的眼神看向她,让她极为受用。 不过当扫到后排一名呼呼大睡的学子时,呼延芳皱了皱眉。 她有些后悔,萧羽这种垃圾,当校长把他分配到自己班里时,自己怎么不出声制止。 不过他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让萧羽走人,她有的是办法。 “后排睡觉那小子,你给我站起来。” 呼延芳有些尖锐的声音在课堂中提高,吵醒了睡的正香的萧羽。 在学子心目中已经成为了情敌的萧羽,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 众人有些看好戏般的看着他,呼延芳讲师除了讲课好之外,另外一点就是脾气差。 因为她还兼任纪律执事,对学子有无限的处罚权利,得罪过她的学子一般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轻则记大过,重则开除出学院。 呼延芳看了一眼册子,傲慢的说道:“你叫萧羽是吧?学院新生测试排名达到一千,刚达到入学的及格线。” 萧羽当初为了避免引起众人的注意,刻意把自己的名次排到末尾,此时没想到,给了呼延芳一个宣泄个人情绪的机会。 “我的学生都是排名在前三百的精英,唯独你这个刚达到及格线的废柴,来到我们班级中就睡觉,不思进取,拖了班级的后腿。” 说到这,呼延芳的声音猛然间加大:“你这班级的老鼠屎,学院的蛀虫,以后都没有资格来上我的课,给我滚出去!!” 呼延锋听着婶婶痛骂萧羽,心中乐开了花,真是解气。 “呼延讲师,不是这样的……” 凝儿听到呼延芳不准萧羽去上他的课,她站了起来,想要告诉呼延芳萧羽不是故意的,是为了给她治疗耗费了大量的精神力才在课堂上睡觉的。 “凝儿,没说你,你好好坐着,过会儿我帮你换个座位,别跟这种败类坐在一起。” 呼延芳对凝儿的语气中充满了巴结,因为只有她知道眼前少女真实的名字叫做冷月凝,是副院长冷月彤的妹妹。 “讲师……” 凝儿还想说下去,可是萧羽手一抬,阻止了她讲下去。 萧羽自然知道凝儿想说什么,可是假如凝儿讲出自己夜间给她治病的事之后,她有隐疾的事情会被传开,而且她的清白会遭受到很多人非议。 这样对一个女孩子造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你不喜欢我的原因并不是我在课堂上睡觉”萧羽心明如镜,武灵学院讲究自由学风,只要是对课堂内容所讲知识熟悉,学子便可以不用去上课。 萧羽的睡觉,影响并不算大。 “你不喜欢我,是因为我排在班级的倒数,你就看不起我,说我是废柴,败类。” 萧羽眼神冷冷的看着讲台上的呼延芳,原本打算接受讲师的几句批评,可是呼延芳却对自己恶语相向,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呼延芳的话,惹怒了萧羽。 “我现在告诉你,即使我离开这个班级,我也会有一番大作为,甚至要超过你教的所有学子。” 萧羽说完,起身离开课堂,带着歧视的讲师,不听她讲课也罢。 “三天后是围猎大赛,有一番大作为的少年,没有我的指导,我看你到时候能不能猎取到这学期足够的兽晶。”呼延芳冷笑出声。 “要是我猎取到呢?”萧羽停下脚步,冷声问道。 “就凭你?”呼延芳嘴角露出不屑,围猎大赛除了排名前一百的老生不参加之外,所有学子一起围猎,竞争对手的实力强大,没有她的指导,这小子怎么可能完成新生任务。 “要是你能完成任务,我收回我说的话,并向你赔礼道歉。” “要是我超额完成任务呢?”萧羽一字一句问道。 “我是不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你以为是斗篷少年?即使是他,想在老生面前都不可能超额完成任务,而你这个倒数第一想超额完成任务,做梦去吧!” “要是你完成任务,我不但向你道歉,还要求着你来我班级上课!”呼延芳对萧羽不屑一顾。 “好,这可是你说的。”萧羽捏了捏拳头。 “你是不是想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呼延芳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 “不用三十年,只要三天。”萧羽眼神冰冷:“三天后,我要你为今天侮辱我的话而付出代价!” “哈哈,真是可笑,不要说三天之后,就算到我死后都见不到喽。”呼延芳刻薄的话再次响起,课堂上的学子发出轰然大笑。 “废物,滚吧,你不配在金牌讲师的课堂上课!” “滚蛋,你这拖后腿的东西。” “武灵学院的蛀虫,讲师课堂不欢迎你。” 他们之前嫉妒萧羽受到凝儿的青睐,似是撒气一般的对萧羽的尽情嘲笑。 萧羽回头看了一眼嘲笑他的那些学子,大步离开。

上一篇   第十二章 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