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激战呼延库 - 太古战神

第十九章 激战呼延库

这熟悉的声音让呼延库兄弟俩咬牙切齿:“萧羽,你小子还敢出现!!” “我怎么不敢出现,你俩不是要杀我吗?” “过来啊,我给你俩一个机会。” 萧羽对他俩轻蔑的勾了勾手指头,一脸挑衅的模样。 “我手撕了你!!” 呼延屠受不了萧羽的挑衅,大步跃出朝他冲去。 “他在禁地里面没有死去,这小子有些古怪,小心一点。” 得到呼延库提醒,呼延屠并没有太在意,萧羽的实力他早就摸清,两天的时间里能会有什么变化。 “小子,受死!” 呼延屠大喝一声,双拳朝萧羽挥舞过去,拳影重叠,一层层拳风呼啸而来,瞬间就到了萧羽近前。 萧羽冷笑一声,脚步一跨,身体微微前倾,对着冲杀过来的呼延屠一拳打去。 砰! 萧羽这一拳看似没有什么威力,可是打到呼延屠身上的时候,他的身躯猛的一震。一拳过后,呼延屠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怎么可能!” 呼延库瞪大双眼,惊疑的盯着眼前的一切。 他的弟弟,实力达到入元境六重的呼延屠,居然被萧羽一拳就重伤。 虽然之前萧羽能够抗衡两人,但是萧羽的脸上,明显表现出非常吃力的样子,要是他没有逃进禁地之中的话,早就被两人撕碎了。 而现在情况却是完全反转过来,自己的弟弟,就这样被萧羽一拳重伤。 “弟弟!”呼延库大喝一声,想要去救呼延屠,可是萧羽的脚,已经踩在了呼延屠的胸口上。 “萧羽,你敢伤害我,我哥哥和我们背后的呼延世家,是不会放过你的!”呼延屠忍住全身剧烈的疼痛恶狠狠的说道。 “哟!我好怕,你饶了我吧!”萧羽嘴上虽是求饶,脚下却是重重往呼延屠胸口一踏。 噗! 呼延屠口中顿时狂喷鲜血。 “不要伤我弟弟,我以后不找你麻烦便是。” 呼延库不得不停下,他高傲的头颅慢慢低下,向掌握着他弟弟生命的萧羽求情。 嘴上求情,但是他的心中却不是这么想的,他打算先解救弟弟,然后回去找他们呼延世家搬救兵,让这个伤害他弟弟的萧羽,乃至背后的箫家团体,遭受灭顶之灾。 “你们呼延世家势力挺大,不找我麻烦,似乎是个划算的买卖。” 听着萧羽这么说,似乎有是有饶了他弟弟的打算,呼延库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他随后的一句话,却让呼延库陷入绝望。 “你们呼延世家既然不找我麻烦,那我便找你们的麻烦。” 萧羽说完脚下再次重重一踏,呼延屠的胸口完全塌陷进去,呼延屠,已经活不成了。 “不!” 呼延库发出绝望的大喊。 “呼延库,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信你的鬼话还不如去死,你想对我的婉儿姐图谋不轨,还想杀我灭口,这个仇,我今天一定得报。” 说到这的时候,萧羽的眼眸已经变冷:“今天不但是呼延屠死,你,也要交待在这。” “萧羽,我要杀了你,啊!” 气到快要炸裂的呼延库此时毫无保留,全身元气环绕,发动了自己的武技。 呼延库兄弟俩修为相同,但是因为哥哥掌握凌动掌武技,实力要比弟弟强上许多,此刻萧羽惹怒了他,他要把萧羽碎尸万段。 呼延库一掌对萧羽拍来,萧羽露出一抹冷笑:“正好可以检验下我的武技。” “奔雷拳!!” 萧羽脚下一踏,手掌紧握成拳,一股元气自体内注入手臂之中,与呼延库的手掌重重的拍在了一起。 砰! 两人攻击的气波还没有释放开来,萧羽便又是一拳打出。 砰!砰!砰! 沉闷的响声在这空地之上传开。 呼延库越打越心惊,为何萧羽这么厉害,他拳上的力量并没有因为长时间的打斗而减弱,相反是越来越强。 “滚!” 萧羽再次大喝一声,身形浮动间,又是一拳猛的打出,可是这一拳与之前萧羽打出的拳不同。 呼延库眼神猛的一震,此时萧羽的拳上带着橙黄色的罡气,劲风猛烈,似乎是要摧毁阻挡它的一切物体。 呼延库想全力阻挡萧羽的拳头落到自己身上,可是萧羽这一拳实在是太过霸道。 咔嚓! 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呼延库惨叫着落到了地面。 “不……不要杀我。” 感受到萧羽强大的呼延库脸上带着恐惧,向他求饶。 “敢侮辱我婉儿姐之人。” “杀!” “无!” “赦!!” 萧羽说完,又是带着猛烈罡气的拳头打下,呼延库瞬间殒命。 搜了搜两人的衣服,萧羽得到了几千金币和十几枚一阶兽晶,随手把兽晶丢入灭魔神塔炼化,之后便离开了原地。 进入二区,离围猎结束还有几个小时,萧羽打算再猎些兽核。 一头魔兽凶猛扑来。 “找死!” 萧羽身躯微斜,一拳击出。 砰! 一团血雾过后,一颗兽晶掉到了地上。 一旁的魔兽想要围上来来分一杯羹,却是没有想到眼前武者这么残暴,他们扭头就跑。 萧羽眼神一亮,因为他发现右边的一头魔兽体内的能量要高出同类不少,这头魔兽,体内肯定有二阶兽晶。 好不容易碰到二阶魔兽,自己不能放过它。 “来了还想走,没那么便宜,给我回来。” 萧羽大呼一声,往前追了过去。 后山的入口处,许多学子已经回到这里。 院长也带着一群讲师站在这等着众学子带着战利品回来。 当然,前三名还会得到学院的奖励,这一直是学院的传统。 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围猎时间就截止,要是迟到的话,会失去名额。 在接近千人的学子中扫视了一眼,箫婉儿并没有发现萧羽的身影,她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她一直不敢往最坏的方向去想。 箫家学子的心情和箫婉儿的完全一样,他们财迷心窍,为了兽晶,自己的族人差点受到呼延库兄弟俩的侮辱,他们的性命也处于危险之中,要不是萧羽及时到来,后果不堪设想。 一位讲师往临时搭建的台子上走去,上面有一个巨大的钟。 讲师敲下,围猎时间便是已经截止。 箫婉儿的眼泪,最终还是留了下来:“羽弟,是我害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