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我还能见你吗? - 太古战神

第281章 我还能见你吗?

但是萧羽的出招,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只是把右手抬了起来,之后便没有任何动作。 这动作,在众人看来,无比白痴,螳臂挡车,不知死活。 而在虬髯大汉看起来,就是非常狂妄了。 萧羽,简直狂妄到不知到自己的方向了,难道这个小子以为他是自己。 虬髯大汉怒目圆睁,双臂猛然砸下。 嘭! 能量震动,可是,虬髯大汉愣住了,他的双臂,气势并没有砸到萧羽手臂之上。 在距离萧羽手掌一寸的地方,他的双臂就再也不能前进分毫。 “你小子竟然隐藏实力!” 虬髯大汉不可思议的说道,阻挡他的能量,竟然不是元气幻化的,二十灵元幻化的。 “你小子是灵元境的高手!” 虬髯大汉这话一说出口,所有人都震惊到了。 萧羽竟然是灵元境的高手,这怎么可能。 可是,虬髯大汉他那颤抖的语气,根本不像是假的。 “骷髅十匪,列阵!”虬髯大汉心中紧张,再也不敢有所轻视。 灵元境的武者,并不是他能够抗衡的。 十名劫匪通通释放元气,十道元气加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防御能量气罩。 “骷髅十匪,坚持住,我想老大去求救。” 送了一口气的虬髯大汉,准备逃跑。 “想要逃跑,没门儿!” 叶辰一声怒喝,手掌紧握成全,一招奔雷拳轰然砸去。 少年的手中,一团金光闪现,然后拖着一道绚丽的亮弧朝虬髯大汉砸去。 “哼!我骷髅十匪的防御力不是吹的!” 虬髯大汉眼中传来不屑,萧羽的的修为固然出众,实力强悍。可是他仅仅这一拳,是有十名强大武者在防御,即使能够砸到他,萧羽拳上的力量已经被卸去不少,怎么可能伤害到自己呢。 呀! 虬髯大汉大喝一声,他的武器是铁臂,防御与攻击同样出色此时的他,形成了双保险。 轰! 空中萧羽打出的亮芒形成的圆弧瞬间没入防御气罩之中。 原来神情轻松的虬髯大汉看到萧羽拳上力量砸中防御气罩之时眼神一紧。 因为那空中的能量气罩在亮芒没入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咔!咔!咔!” 接着裂痕迅速扩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布满整个防御气罩。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之中,悬浮在半空中的防御气罩在那一瞬间土崩瓦解。 但是,萧羽打出的能量还没有停下来,速度丝毫不减,迅速朝虬髯大汉打去。 啪! 不可能! 虬髯大喊瞳孔扩大,口中喃喃说道,失去保护的他,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萧羽眼神冰冷,收回拳头。 躺在地上的虬髯大汉,已经没有了任何一丝气息。在他的胸口,拳头大的伤口,正快速的流淌出血。 虬髯大汉,已经被萧羽强行斩杀。 众人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他们,没有看错吧。萧羽,竟然一拳破了骷髅劫匪的防御,并在当场杀死他们的头领。 “此子危险,快跑!” 不止是谁喊出声,其余骷髅劫匪,纷纷转身逃走。 不过,萧羽怎么可能让他们逃跑。 金色奔雷从天空中垂直落下,金蛇狂舞间,十人纷纷惨死在奔雷拳下。 “死了?” “死了!” 得到众人小声的确定之后,数百名武者如梦初醒。 此时他们看向萧羽的眼神,无比火热,就如同看向救世主一般。 要知道,在一炷香前,他们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可是现在,他们的性命,都被眼前的少年所拯救。 “少侠,我错了!” 夏明脸色苍白,走到萧羽面前,对自己重重的扇了几个巴掌。 之前他对萧羽冷嘲热讽,可是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萧羽才是实力最为强横的那一人。 夏明不敢在萧羽面前多言,此时的他,只求让萧羽饶过自己一命。 萧羽懒得看他一眼,直接忽视了夏明,朝他面前缓缓走过。 对于萧羽这样实力强横的人来说,他对夏明的挑衅,已经提不起一点兴趣。 难道大象会和一只蚂蚁做对? 这样太浪费自己的时间了。 呼! 看到萧羽没有为难自己,夏明长舒了一口气。 他的后背,早已被冷汗给湿透。 萧羽走到虬髯大汉身边,在他身上一阵摸索。 片刻过后,一个小盒子,出现在萧羽手中。 这空间盒子,和纳戒的作用差不多,但比纳戒的容量要大上许多倍。 “骷髅头领说曾经杀过凉州分会的炼药师会长,希望能在里面找到我要的东西吧。” 想到这的萧羽,把神识探入其中,慢慢摸索。 拥有百万金币的白银储值卡,萧羽随手丢出。 四阶兽晶,也没有多大用处,丢掉。 商队的武者,看着萧羽不断把价值连城的东西丢了出来,他们的眸子大睁。 骷髅劫匪富得流油,他们的三当家的空间盒子竟然有这么多宝物,但更让他们惊奇的是,萧羽竟然对这么多宝物无动于衷,随手就丢。 看着一件件宝物被随手丢在地上,这些武者无比心动,可是萧羽实力太强悍,他们不敢造次。 “找到了!” 突然,萧羽有些激动的声音传来,众人一看,他手中,拿着最后一段枯黄的叶子。 炼制六级丹药最后的药草,暴龙须,已经被萧羽找到。 跟随商队,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萧羽原本打算进入凉州城再需找暴龙须的踪迹。 虬髯大汉让他心中一动,这些常年在戈壁滩上猎杀药师和武者的暴徒,肯定会收藏一些宝物。 极有可能,虬髯大汉的空间盒子中就藏有暴龙须。 萧羽没有失望,提前找到暴龙须,这意味着他,能够多出几天的时间来提升实力。 面对霸云飞,多一分修炼的机会,也就意味着战胜他的机会也多出了几分。 “咱们就此别过吧!” 萧羽谢绝了牛叔的邀请,得到药草的他,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幽州。 “我还能见你吗?” 少女黄鹂般的嗓音响起。 “如果有机会,能见。” 萧羽的话音刚落,脚下一点的他,离开了戈壁滩。